□ 易憲容(中國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員)
  自今年以來,美元匯率快速上升,而人民幣在美元走強的過程中,幾乎是唯一未明顯走弱的主要貨幣。但是,隨著非美元貨幣的大幅貶值(歐元與日元今年分別貶值了9.3%以上和12%以上),人民幣相對走強的副作用也日益顯現,尤其是對中國出口產生巨大衝擊。對此有市場人士呼籲,人民幣應當進入一個貶值周期。
  那麼人民幣是否會貶值呢?這或許將取決於在以下幾個問題上如何權衡:
  首先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可以說,今年以來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取得了豐碩成果。比如英國發行人民幣主權債、人民幣與歐元直接兌換、中俄、中加簽署貨幣互換協議等。人民幣在全球貿易結算中的貨幣份額逐漸提高。如果沒有一個強勢的人民幣,人民幣要走向國際市場是不可能的。這就是為何今年上半年人民幣出現一定貶值之後又逐漸回升的原因所在。
  其次,如果僅是人民幣隨美元走強,而日元等非美元貨幣持續走弱,這將嚴重影響中國出口。從最近的進出口數據來看,中國出口有所放緩,貿易順差也可能因此減少,這是不利於人民幣保持強勢的因素。即使人民幣沒有大跌的風險,但貶值的壓力確實也正在增加。
  第三,隨著早幾個月人民幣逐漸升值,國際熱錢又開始涌入境內市場,以虛假貿易為工具的非法跨境套利交易也十分猖狂。若這種行為盛行,國際熱錢涌入會成為一種趨勢。為了遏制國際熱錢再次涌入境內並借人民幣升值套利,央行不排除會出手進行干預,擊退這些投機行為,這或許會讓人民幣在一定程度貶值。
  第四,人民幣是否貶值或升值,還在於如何保證央行貨幣政策的主動性。與中國不同,歐美國家貨幣總量的擴張往往是通過降低基準利率及購買債券加大基礎貨幣投放來進行;而在中國,外匯占款則是近幾年央行投放基礎貨幣的主要渠道。在外匯占款快速增長的情況下,國內貨幣總量也得到快速增長。為了控制貨幣總量快速增長,央行不得不提高存款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這也是目前國內存準率之所以畸高的主要根源,它成了一段時期央行重要的、被動的貨幣政策工具。而外匯占款增長快慢很大程度又與人民幣匯率變化有關。前些年,央行外匯占款增長過快根本上就在於人民幣匯率持續單邊升值。如果這種態勢不改變,國內貨幣政策要主動應對經濟形勢之變化是不可能的。因此,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央行貨幣政策會把重點放在過高的外匯占款處置及改變人民幣匯率單邊升值的態勢上。
  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幣進入新一輪貶值周期的概率有所增加,或者說人民幣升值的空間正在縮小。當然人民幣如果貶值,並非是單邊的走勢,而會建立在一個彈性區間,比如上下浮動的幅度在3%左右,估計這樣對中國經濟會有利些。
  對於這樣一種趨勢,企業及投資者都應有所準備。  (原標題:中國可能會如何應對人民幣的貶值預期)
創作者介紹

ft island

lm44lmzk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