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英正在為患燒烤者輸液。黃金星 攝)
  紅網桂東站8月2日訊(光明日報記者 唐湘岳 通訊員 黃金星)“這裡原是一幢老的住院大樓。就在這面牆上,曾經有個讓我們終生難忘的紅手印。”7月28SD記憶卡日,湖南省桂東縣人民醫院住院部一樓急診科病房裡,護士陳頌英告訴記者。
  2005年8月2日21時30分,一位男性狂SD記憶卡犬病患者被送進醫院,安排在住院部傳染科1號病床。一個月前,患者被家狗咬傷左手中指及食指,未及時註射狂犬疫苗,導致左手麻木、飲水吞咽困難,對風、光、聲等刺激敏感。
  醫新竹買房子生立即給予單間隔離、避免刺激、鎮靜等對症處理。輸液管不斷被狂躁的患者拔掉,靜脈輸液已無法進行,只好對患者進行肌肉註射鎮靜劑。
  在二樓治療室,內隨身碟兒科護士陳頌英發現當班的護士小黃不停地徘徊。一問才知道,小黃有些恐懼,不敢前去註射。
  陳頌英回憶:“當天不是我上治療班,又是第一次遇見狂犬病患者,但我畢竟是參加工作8年的護士,心想只要嚴格遵守操作流程,儘量避免刺激患者,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我應該給新來的姐妹們做個好榜樣。”
  陳頌英拍拍小黃的肩膀:“沒事,讓我去註射吧。”
  來到患者病房門口,陳頌英發現患者家屬為防止患者狂躁時跑出來傷人,自作主張用鐵絲將房門絞住。陳頌英叫患者家屬把房門弄開,自己慢慢接近患者,輕聲說:“請您將褲子拉下來,我要給您註射鎮靜藥,這樣會覺得好受些。”
  在陳頌英協助下,病人艱難地拉下了褲子。不料,針頭進入皮膚那微弱的刺激,導致患者突然發作。
  他狂跳起來一把推開陳頌英,面部猙獰地趴在牆上,頭用力撞在牆上發出“咚、咚、咚”的聲音,大喊:“你快走,你快走,你別管我了,我控制不住,會抓傷你!”
  病人劇烈掙扎,陳頌英無法為病人註射藥液,針頭也被迫拔了出來,陳頌英只好離開,病人家屬趕緊把門又鎖上。
  “嚇得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跑出來的,我端著治療盤上樓梯的時候大腦一片空白,兩條腿軟綿綿的,不聽使喚直發抖,額頭直冒冷汗。”說起當時情形,陳頌英眼睛紅了。
  那一夜,陳頌英失眠了。
  第二天一上班,陳頌英就聽同事說那個狂犬病人半夜已經去世了。
  陳頌英經過那個病房,忍不住往裡看了一眼,突然發現潔白的牆上多了五條長長的手指血印。
  陳頌英有些哽咽:“手印一直從上自下拖下來,中間是一個手掌。病房的玻璃已被敲破,患者在臨死前試圖敲碎窗戶的玻璃割腕自殺,可以想象他多麼痛苦。求生是人的本能,但是,患者在極端痛苦的折磨下還在考慮醫護人員的安危,生怕傷害到護士。”
  自那以後,陳頌英更加堅定了信念:患者視我如姐妹,我視患者如親人。
  “紅手印”給桂東縣人民醫院全體醫護人員上了深刻的一課。
  醫院每年不斷選送醫務人員到上級醫院進修培訓,對家庭困難的患者在醫療護理費用上實行減免醫療費用,對病情嚴重的患者開闢綠色通道,第一時間為他們提供生命保障。2005年至今,醫務人員自發為貧困患者捐款捐物價值達20餘萬元。
  今年,桂東縣委“百姓微宣講團”小分隊成立,桂東縣人民醫院護士陳頌英也加入到了宣講隊伍中。
  陳頌英說:“我聽過一則民間傳說,唐朝藥王孫思邈外出採藥,遇一隻母虎張口攔路,隨從以為虎欲噬人而逃,孫思邈卻看出虎有難言之疾。原來這母虎被一長骨卡住喉嚨,是來攔路求醫的。孫思邈為其將異物取出,虎欣然離去。數日後孫思邈在返程中途經此地,那虎攜虎崽恭候路旁向他致意。即使是吃人的猛虎患病,醫生也應本著仁義之心為它治療,何況生了病的人呢?即使是猛虎對於為它解除病痛的醫生也懷有感恩之心,何況是人呢?相互尊重、相互配合、相互依存才應該是醫患關係的最基本特點。”
  那位怕傷害護士、寧願痛苦也不願註射鎮靜劑的狂犬病人,名叫羅建陽,是桂東縣漚江鎮塘境村上塘組農民,去世時年僅32歲。  (原標題:護士陳頌英:“紅手印”見證醫患情)
創作者介紹

ft island

lm44lmzk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